百胜智能冲刺创业板:多项信披存疑

2021-06-12 05:35 来源:贝果财经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百胜智能冲刺创业板:多项信披存疑

杨让晨/本报记者/张家振/上海/武汉报道

6月4日,在经过两轮问询之后,江西百胜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胜智能”)向创业板提交了注册申请。这也是公司自2020年7月提交招股书获受理以来,离上市最为接近的时刻。

根据招股书,百胜智能拟募集资金6.08亿元,其中近半数即3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剩余的2.71亿元和0.37亿元将分别用于智能出入口安防设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研发技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

不过,报告期内百胜智能货币资金一直处于增加状态,分别为0.68亿元、1.05亿元、1.37亿元,且负债中并无短期借款。而值得注意的是,百胜智能曾在2019年慷慨地进行了两次分红,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润根、刘子尧、龚卫宁共获得分红6869.68万元,用于自身家庭消费及其他投资活动。

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百胜智能在招股书中涉及关联方的多项信息披露存在疑问,同时部分经销商客户与直销客户重合、部分经销商持股人有曾在公司任职的经历。对于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致函百胜智能,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对IPO相关事宜较为谨慎,部分问题需要进行核实,具体回复需要一些时日。”

近半数募集资金用于补流

资料显示,百胜智能创立于1999年,总部位于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小蓝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司主营业务为各种出入口控制与管理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能够针对客户需求提供出入口控制与管理整体解决方案,主要产品为道闸、开门机、升降地柱、车牌识别管理设备和通道门等。

根据招股书,百胜智能实际控制人为刘润根、刘子尧、龚卫宁,三人为近亲属关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刘润根与副董事长龚卫宁为夫妻关系,公司副总经理刘子尧为刘润根与龚卫宁之子,公司监事邱晓梅为副董事长龚卫宁弟媳。

据了解,百胜智能本次IPO将主要聚焦于智能出入口产品生产基地建设、研发中心技术升级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三个方面。其中,3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剩余的2.71亿元和0.37亿元将分别用于智能出入口安防设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研发技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

招股书显示,在盈利能力方面,公司在报告期内(2018年~2020年)实现净利润收入为4647.32万元、4285.67万元和6814.57万元。现金流净额则上升较快,报告期内分别为2435.04万元、4421.13万元和6903.95万元。

而值得关注的是,百胜智能在2019年曾慷慨地进行了两次分红,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润根、刘子尧、龚卫宁共获得分红6869.68万元,用于自身家庭消费及其他投资活动。而公司在报告期内的货币资金一直处于增加状态,分别为0.68亿元、1.05亿元、1.37亿元,且负债中并无短期借款。

近半数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也引发了外界关注:为何百胜智能选择在IPO前突击分红以及在不缺钱的情况下计划拿出近半数募集资金用于补流?

智能出入口设备制造基地项目未来将用于百胜智能的主营业务道闸、升降地柱和通道门等产品的生产。但在更新财务数据后的招股书注册稿中,报告期内道闸产品的产能利用率为94%、92%、88%,呈明显下降趋势。

公司产销率的波动也较大,报告期内分别为104%、96%、98%。对此,百胜智能称,道闸产品产能增加是由于2019 年新增了一条车牌识别道闸一体机平面环型装配线,并缩减地面手工装配员工数量,导致2019年道闸产能增加2万台。

而在募投项目中,道闸的产能占比达到了总产能的74%,并且新建产能中也没有出现毛利率相对较高的车牌识别设备。

部分经销商持股人曾在百胜智能任职

资料显示,百胜智能报告期内综合毛利率为22.74%、23.44%、28.56%,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且差距较大。百胜智能对此解释称,这是由于自身所处产业链位置、运营模式和客户结构不同所致。

据了解,百胜智能采取的并非终端工程项目的业务模式,而是直销和经销并存的业务模式。百胜智能在报告期内剔除实际销售返利后的经销模式毛利率分别为17.98%、20.59%、22.83%,显著低于同期直销模式毛利率(24.04%、23.00%、30.12%)。但百胜智能依然选择了扩大经销规模,2019年经销销售收入为1.95亿元,较2018年增加了近1500万元。

此外,百胜智能的部分经销商客户与直销客户重合、部分经销商持股人有曾在百胜智能任职的经历。记者梳理招股书发现,共有9家经销商的工作人员曾在百胜智能处任职。其中佛山市百思德门控智能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思德”)和上海速彬门控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速彬”),目前分别为百胜智能第一大和第二大经销商客户,2020年共为百胜智能贡献了超3600万元的营业收入。

而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前五大经销商客户之一,山西百德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桥铭,此前曾在太原市万柏林区百胜门控设备销售部任职,这是招股书中尚未披露的信息。

记者分别致电多家经销商了解同百胜智能的合作细节。百思德工作人员以“采访公司总部相关事宜需要获得老板同意”为由拒绝了采访,而上海速彬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确实与百胜智能有合作关系,从百胜智能处进购成品货物进行销售获利,近年来销售收入也有上涨。

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公司与百胜智能合作的细节等问题时,该名工作人员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而其他几家经销商也均以不方便为由未接受采访。

多项信息披露存疑

记者梳理百盛智能及其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天眼查等平台上的公开信息后发现,该公司在关联方信息和社保缴纳等方面均存在疑点。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百胜智能关联方、百胜智能副总经理熊祥配偶李志红除招股书披露的在江西吉洛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洛机械”)持股60%外,还持有江西德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胜科技”)33%的股份。但百胜智能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该信息。

而德胜科技剩余股份则分别由张志峰和朱莉持有,二人分别持股34%和33%,同时也是百胜智能第二大经销商客户——上海速彬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1月,上海速彬在百胜智能所在地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小蓝经济技术开发区新设立了江西速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速彬”),地址与李志红持股的吉洛机械一致。

而江西速彬的第二大股东李星,系招股书中所披露有经销商任职经历的百胜智能前员工,同时李星也是百胜智能经销商客户——江西通合科技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但百胜智能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江西速彬的相关信息。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系统也发现,在曾有百胜智能任职经历的经销商中,有部分经销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参保人数为0,疑似“空壳公司”。不过,对于公司在同经销商的合作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疑问,百胜智能方面并未作出明确回复。